人生屋
心灵鸡汤 诗·画·话 流行·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鸿运国际平台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意林杂志 > 世间感动 > 愿世间再无版纳

鸿运国际平台

时间:2019-02-10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在机场办登机手续,忽然得到了版纳去世的消息。
  
  版纳是上海动物园的一只大象,今年53岁。大象和人的寿命差不多,从这个角度看,版纳不算长寿。
  
  有哪个小朋友没有和版纳的合影呢?即使你不知道她的名字,至少也会记得,她是西郊公园里的“象鼻头”,还有那座外形和味道一样令人深刻的象宫。
  
  在上海小朋友的心中,童年时期的西郊公园就是我们的迪士尼。周六的晚上,早就憋红了脸把作业做得清清爽爽,还乖乖地替爸爸洗碗,帮妈妈叠衣服,马屁拍得上天,只为了获得一点提及“如果下次考试考得好,就可以去西郊公园”的机会。
  
  去之前,要穿上平时舍不得穿的泡泡纱公主裙,绑上蝴蝶结,书包里放好橘子水和面包瓜子,再偷偷藏一根香蕉——是给象鼻头的礼物。
  
  橙红色的57路公交车,是市区通往西郊公园的唯一线路。我有个女朋友,直到现在还会做这样的梦——坐57路,半路车坏了,她急得哇哇大哭。
  
  这是她童年真实发生过的永远的阴影。
  
  而我的童年阴影是回程。因为人太多,在57路上,蝴蝶结辫子被挤成了披头散发,白色小皮鞋被踩成了黑皮鞋,最终哇哇大哭。后来看了《档案春秋》的报道,当时一部车上有33个座位,老司机姚家声亲历过57路的盛况:“从三点半一直到五点半,是游客回家的高峰期,我们两分钟发一部车。一辆车会挤上来120个人,这是最起码的,150个人的时候也是有的。”
  
  难怪挤成那样。
  
  1914年,太古洋行、怡和洋行、汇丰银行等8家银行各出官银1000两,收购了一家老裕泰马房,改建成虹桥高尔夫俱乐部。这是上海的第一座18洞球场,也是迄今档案资料保存最完整的上海老球场。
  
  这座球场不对外开放,球场上打球的英国人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,四十年之后,这里会成为上海小朋友的迪士尼。
  
  1953年,上海市人民政府收回这座球场,并改建成西郊公园。1954年5月25日,西郊公园开放,只开了十天就被迫关闭了——因为日游人量最高达到了15万人次,园内花木被大规模损坏,园外的交通也严重堵塞。
  
  一个月之后重新开放,用的方法和现在的故宫一样——限流,日限4万张门票。
  
  西郊公园迎来的第一头大象叫“南娇”。南娇最大的事迹是离家出走,《档案春秋》报道:“一次夜里打雷,南娇吓得从象房西边一扇门逃出去,一直逃到七宝,把农田踩踏得一塌糊涂。”媒体前辈陆老师说,他的同学住在七宝老街,当天早上起来,推不开门,邻居大喊你家门口有头大象,这便是南娇。
  
  到70年代,南娇年近八旬,西郊公园是靠大象起家的,没有大象怎么行?西郊公园想出的对策是——组织捕象队,去西双版纳密林再抓一次。
  
  捕象的整个过程相当艰巨,这从当时拍摄的电影纪录片《捕象记》就可以看出。
  
  最终,历时一年之后,终于捉到了小象版纳,大家还花了很长时间驯化版纳,给她吃拌了白糖的饭团,帮她洗澡,最后还是用拖拉机拖着,才把她从林子里弄了出去。
  
  1973年,《捕象记》播出之后超级轰动,版纳也成了西郊公园新一代明星大象,我们心心念念的“象鼻头”正是版纳。
  
  陈晓卿老师的《见证·影像志——捕象记》里,当时负责抓捕的西郊公园兽医华宝发表示,自己作为兽医,此时的心情是特别复杂的。打中大象之后,需要立刻去给象打解药,这恰恰是因为之前出现过解药打得不及时而死亡的现象——实际上,在整个捕象过程中,由于使用麻醉剂量不准确而死了两头大象。随后,又捕到两头大象,分别因麻醉剂过量和饲养不善死亡。
  
  也就是说,为了把版纳带回上海,西双版纳付出了五头成年野象的生命。
  
  牺牲者还不止于此,在捕捉中有一头负伤的小象,长大后性情暴躁,多次出来伤人,致使数人伤亡。《捕象记》里记录,除了亚洲象,队员在丛林里看到双角犀鸟,也曾经打算抓回去供大家参观。《捕象记》导演罗拯生回忆,犀鸟当时正在孵蛋,因为方法不对,折断了犀鸟的翅膀,鸟和蛋都没能成活。
  
  从1972年捕象之后直到1990年,偷猎亚洲象的均是当地居民,通常以自制的铜枪炮为主。“潘多拉之盒”就这样被打开了。
  
  到达上海生活的“外来妹”版纳,在一年之后嫁了出去,她的丈夫是来自北京动物园的“八莫”。饲养员说,版纳的母性极强,1978年,她生下第一个孩子之后,便不再卧地睡觉,夜晚只是靠着墙休息,为的是日夜守护着自己的小宝贝。2006年某日,小象在运动场玩耍,一不小心滚到沟里去了,版纳一着急,自己也跳下去。长达40年的站立使得她的关节和脚底造成了慢性损伤——版纳被捉的那一年,她才7岁。夜晚,捕象队听了一夜象群凄厉的叫声,那是版纳妈妈的呼唤。
  
  也许,也是在那个夜里,版纳破碎的心里,残存了一个愿望,以后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,决不让自己的惨剧再次发生。
  
  她在上海生活了46年,和八莫结婚45年,生了8个儿女,2018年11月25日,40年之后,她终于支撑不住,倒了下去,这一次,再也没能起来。
  
  上海動物园发布的有关版纳去世的消息上,有这样一段话:“版纳,谢谢你这位来自西双版纳的使者,作为动物园里少见的野生象,你成了划时代的符号。随着人们动物保护意识的觉醒,大象的盗猎已经逐年减少,你一定很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吧。”
  
  是的,我们需要谢谢你,因为你,我们的作文总有各种写作素材;因为你,我们童年的梦境变得充满冒险;因为你,我们第一次知道了亚洲象的坚强和善良。
  
  谢谢你版纳,谢谢你陪伴了我们的童年,陪伴我们长大,而这一切,是以牺牲你的童年为代价的。
  
  我们都欠你一句对不起。
  
  愿这世上再无版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