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鸿运国际平台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鸿运国际平台 阿P幽默 幽默鸿运国际平台 3分钟典藏鸿运国际平台 民间鸿运国际平台 海外鸿运国际平台 中国新传说 开卷鸿运国际平台 悬念鸿运国际平台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鸿运国际平台会 > 中国新传说 > 惊魂一夜

鸿运国际平台

时间:2018-10-12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田贵脾气暴躁,点火就着,还因此打伤过人,后来他跟着一帮兄弟到大青山铁矿打工,老婆江云就在矿上开了个小卖部。江云年轻漂亮,铁矿老板郝大富就动了心思。要说这郝大富人也不错,就是对美色没什么抵抗力。一番死缠烂打后,江云终于答应跟郝大富好,让他今天晚上到她店里去。
  
  晚上十点多,江云正在收拾,郝大富忽然闪进来一把抱住她,喃喃道:“我想死你啦!”他边说边让江云关上店门,一起进了卧室。
  
  正在这时,外边传来一阵敲门声,一个洪亮的声音喊道:“嫂子,睡了吗?开门!”两人吓了一跳,江云定定神,对郝大富说:“是刚子,我出去一下。”
  
  江云打开门,刚子和大刘几个工友在门口站着。刚子说:“嫂子,今晚有球赛,我房间的电视机坏了,所以就到你这里来看了。”
  
  江云一脸不悦:“这么晚了,还看什么电视?”
  
  刚子赶紧说:“嫂子,我们把电视搬到外面看,保证不影响你休息。”说完,他招呼大家动手,搬起东西来。江云慌了,赶紧拦着。刚子笑着说:“嫂子,你多担待点!谁让我们是铁杆球迷呢?田贵哥在家的话,也会和我们一起看的。”大家不管江云,很快就搬出桌凳,抬出电视机,高兴地看起来。
  
  江云回到卧室,骂道:“这些人真坏事,拿这里当自己家了。”郝大富在里面听得一清二楚,说:“没事,他们看完就会走的。今晚是世界杯小组赛,巴西对德国,要不是我们约好了,我肯定也看。”
  
  接着,郝大富又嬉皮笑脸地说:“他们看他们的,我们玩我们的。”说完,他就想抱江云。江云却闪开了,没好气地说:“外面有人,你还有心思?”
  
  正说着,刚子又敲门道:“嫂子,我们刚下班,没吃东西,你拿些啤酒、花生和火腿肠出来。”
  
  江云答应一声,转身出去招呼了。等她再回到卧室,一脸不悦地问:“球赛啥时候结束?”
  
  这时,郝大富也没了兴致,他躺在沙发上说:“差不多凌晨一点,就等他们看完球赛再说吧。”
  
  不知过了多久,外面传来一阵欢呼声:“巴西赢了!”郝大富被惊醒,看看手机,说:“江云,现在比赛结束了,你去催他们走!”
  
  江云出去一会儿,回来哭丧着脸说:“他们说今天有两场比赛,还要看另一场。这要看到什么时候?再看田贵就回来啦!”
  
  郝大富安慰她说:“放心,田贵六点钟才回来,早着呢!”
  
  江云心乱如麻,把脸埋在被子里,哭了起来。郝大富也没办法,只好呆呆地坐在沙发上。好不容易挨到第二场球赛结束,刚子他们七手八脚地把电视机搬进店里,郝大富终于松了一口气。就在这时,大刘说道:“这么晚了,反正睡不着,不如我们来打牌,玩到天亮就去上班,怎么样?”大家都附和起来:“好!看了两场好球,太过瘾了,咱们边玩边聊。”于是刚子找来扑克牌,坐在店门口玩了起来。
  
  郝大富和江云都慌了:小卖部没有后门,这下被人堵住啦!
  
  江云花容失色:“这可怎么办哪?郝大富,快想想办法呀!”
  
  郝大富不停地揪头发:“别急,别急,我想想办法。”
  
  江云怒气冲冲地说:“别急?再不急就没时间了!这事如果让人家知道了,我就死到你家里去。”
  
  郝大富连忙说:“好,我一定想办法。”苦思冥想之后,郝大富一拍脑袋,说:“有了。”说完,他拿出手机,拨通了供电公司胡经理的电话。等胡经理接了电话,郝大富却挂断了,然后给他发去一条微信:“胡哥,我遇到麻烦了,现在不方便说话,我在相好的家里,有幾个家伙堵在门外打牌,出不去,只好请你帮帮忙。”
  
  被搅了好梦,胡经理没好气地回了三个字:“你活该!”
  
  郝大富赶忙解释:“胡哥,别笑我啦!我现在是火烧眉毛,你快通知手下的人让矿厂宿舍这一带停半小时电,他们就会走人。”
  
  胡经理起初还有顾虑,不过在郝大富的再三哀求下,胡经理终于答应了。郝大富转身得意地对江云说:“行了,搞定啦!”
  
  不一会儿,电真的停了,门外立马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。可没想到大刘竟找来几支蜡烛,继续挑灯夜战。郝大富叫苦不迭,看样子他们真要玩到天亮。江云胆战心惊,哭道:“他们还不走,怎么办?”
  
  郝大富也六神无主了,嘴里却说:“别急,我再想想办法。”
  
  办法还没想到,电已经来了,门外一阵欢呼。郝大富忽然说道:“你们先别得意,等下就麻烦了。”说完,他躲到角落掏出手机拨打了“110”,说有人在赌博,让警察出警。郝大富暗暗高兴:警察来了,还会跟这些家伙客气?
  
  没过多久,门外响起一片嘈杂声。郝大富悄悄走到门边,从门缝里往外一看,嘿,警察来了!
  
  只听刚子说:“警察同志,我们没有赌博,只是玩玩而已。”
  
  一个警察说:“我们在暗处观察了,幸亏你们没赌!”
  
  大刘笑嘻嘻地帮腔:“警察同志真是明察秋毫。最近这一带有贼,我们这样做其实是在维护治安,应该表扬呀!”
  
  那个警察说:“严肃点!你们深更半夜打牌,影响别人休息,别打了,回家去。”
  
  大刘说:“行,我们保证不打了。”
  
  警察教育了他们几句后走了。刚子他们没再玩牌,可还坐在那没挪窝。江云绝望了:“他们不会是发现了我们,故意堵在这里吧?”
  
  郝大富摇摇头说:“不会,我来的时候特别小心,再说我第一次来,哪会那么巧?”
  
  江云却说:“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大富,这是报应。”
  
  郝大富突然说:“要不然我找几个朋友过来,把他们撵走?”说完,他就要打电话。
  
  江云惊道:“你疯了?还想把事情闹大?”
  
  “那怎么办?田贵就要回来了,我们就在这里等死吗?”
  
  江云这时倒平静下来了:“田贵回来时,你躲到床下去,等他睡了你找机会出去。能不能躲过去,就看我们的造化啦!”郝大富没吱声,也只有这个办法了。
  
  江云忽然问:“你后悔吗?”
  
  郝大富低头想了想,点点头。
  
  江云又问道:“如果早知道这样,你还来吗?”
  
  郝大富摇摇头。
  
  江云缓缓地说:“你知道田贵的脾气,如果他知道了,会劈了你的,我也没脸活下去了,我们两个家就没啦!”郝大富看着江云,痛苦地说:“都是我害了你,也害了我自己。”郝大富也是苦孩子出身,打拼多年才混出了点名堂,老婆孩子也跟着吃了不少苦。可他兜里刚有了点钱就不安分了,现在想想,觉得太对不起家人了。
  
  江云说:“大富,你聪明能干,好日子在后面呢!如果能躲过这个坎儿,再不要有这邪念了!”
  
  天就要亮了。这时,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,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你们这么早在这里干吗?”说话的正是田贵。
  
  江云一推郝大富,郝大富赶紧爬进床底,提心吊胆地等着,可过了好一会儿也没听到开门声。郝大富奇怪了:田贵怎么还没进来?
  
  江云在门口观察动静,这时,她进来说:“大富,田贵被刚子他们拉去吃早点了,你快走吧!”郝大富出了一身汗,爬起来慌慌张张就走。出门时,江云叫住他:“这次是老天发了善心,再没有下一次了。大富,断了这个念头吧!”
  
  郝大富叹了一口气,说:“好!断了好,断了好!”
  
  郝大富走后,江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心说:刚子,大刘,谢谢你们!原来,江云对郝大富的纠缠又气又恼:郝大富本性不坏,对工人也好,就是有点迷恋美色。如果告诉田贵,她怕田贵找郝大富拼命。于是她找到刚子、大刘他们,演了一出戏,既能不让田贵知道,又能吓吓郝大富,让他悬崖勒马。
  
  这时,田贵打来电话:“老婆,醒了吗?刚子他们拉我去吃早点,你要吃啥?我给你带回来。”
  
  江云大声说:“带什么都行,不过刚子他们的早点钱也由你来出,别问为什么,这是命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