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生屋
鸿运国际平台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鸿运国际平台 阿P幽默 幽默鸿运国际平台 3分钟典藏鸿运国际平台 民间鸿运国际平台 海外鸿运国际平台 中国新传说 开卷鸿运国际平台 悬念鸿运国际平台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鸿运国际平台会 > 民间鸿运国际平台 > 郎中刽子手

鸿运国际平台

时间:2018-09-17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马县令相中了金郎中『能把活人治死』的本领?可曾想有一天他也要领教这一绝活?
  
  1。郎中做了刽子手
  
  当阳县城外有个桃花庄,庄里有个姓金的郎中,会使用银针刺穴位治病。古人使用针灸治病并不稀奇,稀奇的是这位金郎中的针灸技艺到了鬼斧神工的地步,他既能把死人治活,亦能把活人治死。而且治死人可以定时定刻:他提前针灸,到时一定准时命归西天。县太爷马甫桐瞄准了这“能把活人治死”的绝活儿,暗暗地请金郎中去县衙当刽子手,给死囚犯行刑。
  
  当时,执行死刑多是砍头,死刑犯家属希望得个囫囵尸,常向县里一个拿鬼头刀的刽子手暗使银子。那刽子手得了银子,行刑时,鬼头刀像长了眼,只砍半个脖子,死刑犯就倒地身亡。要是死刑犯家属没向刽子手送银子,死刑犯的脑瓜子就会像皮球一样从脖子上一下飞去五步之外。这里的猫腻让马县令知道了,想着堂堂县令居然捞不到半点“囫囵尸”的好处,很不甘心,便在行刑前告诉死刑犯家属,如果他让郎中行刑,死刑犯可以不流一滴血。既然有这么好的事儿,死刑犯家属就向马县令送上大把大把的银子。
  
  金郎中给死刑犯行刑是秘密进行的。往往提前一天,马县令让他独自一人来到死囚牢里。金郎中掏出一根五寸长的银针,从死囚犯的脑门顶插进去。银针细如发丝,插入脑袋时,如被小蚂蚁咬一口。金郎中将银针深插进去后,用指头弹动针头,弹得死囚一晕一晕的,这弹针的力度和次数就能决定死囚何时何刻死去。那些被金郎中提前针灸过的死囚犯押往刑场时,个个能走路,灵魂却早已离开躯体;到了刑场后,也晓得弯膝跪地。午时三刻一到,马县令坐在一旁,高声喊道:“开……”“斩”字还未出唇,跪地的死囚便一头栽倒。持鬼头刀的刽子手准备补上一刀,马县令立即赶过来说:“这该死的,阎王准时把他收去了,就免了一刀罢。”于是,死刑犯家属拥上前来,抬着“囫囵尸”高兴而归。
  
  久而久之,当阳县的人都知道了,县衙里那个持鬼头刀的刽子手不过是个行刑的傀儡,而真正的刽子手是金郎中。所以,金郎中便有了个“郎中刽子手”的绰号。
  
  2。提前执行的死刑
  
  金郎中“能把活人治死”这一绝活是他父亲传给他的。据说,他父亲活着时,桃花庄对面的猫头寨出了一伙强盗,经常下山打家劫舍。有一天,强盗头得了头痛病,把金郎中的父亲请去了。他父亲在强盗头的头顶扎了一针,头痛病当即好了;可一月之后,强盗头无疾暴死,山上的强盗也散伙了。他父亲将这一绝活传给金郎中,是让后代用这一绝活惩治人间无恶不作之徒,没想到马县令让金郎中做了个刽子手,帮他捞取“囫囵尸”的贿赂。但金郎中被蒙在鼓里,只觉得给死囚犯行刑,既是惩罚犯了死罪的人,也让死刑犯家属得个“囫囵尸”,算是一个善举。
  
  一日,马县令又请金郎中去给一死刑犯行刑。行刑前,马县令告诉他,将死刑犯的死亡期定在一个月后的午时三刻。金郎中闻言大惊。往日,他只提前一天给死刑犯行刑,这一次为何提前一个月?死刑犯命里还有一个月的阳寿,提前一个月施以死刑,于情于理于法都说不过去呀!
  
  马县令告诉他,死刑犯是一个姓叶的女人,她跟街头无赖贾四通奸,谋杀亲夫,她和奸夫贾四都被判死刑,刑部文书下来了,秋后问斩。没料到昨晚奸夫贾四越狱而逃,而叶氏的几个兄弟都是习武之人,可能会劫牢。为防万一,只得提前给叶氏行刑。只要金郎中给女死囚扎个穿头针,死定了,那女死囚的亲兄弟即使劫牢也没有用了。金郎中得知这一缘故,便答应了。
  
  金郎中独自一人进入死囚牢,见叶氏是个美貌的少妇,脚戴铁链,手戴木枷,歪躺在一把稻草上,不禁暗叹一声,掏出五寸银针,正要动手,叶氏淌着两行泪说:“金郎中,我早就听说过你是个‘郎中刽子手’。世上的郎中都是给人治病为业,从死神手中救下生命,你怎忍心将我这二十岁的民妇处以死刑?”
  
  金郎中说:“你丧了天良,是个死刑犯,罪有应得嘛。”
  
  叶氏说:“我是冤枉的。嫁到夫家一年,夫妻恩爱,哪想到夫君被人害死,马县令有眼无珠,判我跟人通奸,谋害亲夫。我百般喊冤,马县令将我施以酷刑,衙役捉住我手指,在一张早已写好的供状上按了押,就判了个秋后问斩……”
  
  金郎中十分惊讶,细问案情,得知事情是这样的:数月前的端午节那一天,叶氏在家里包了粽子,粽子刚煮熟,街上的泼皮贾四进了屋。他先拿了个粽子尝尝,后来竟强横地把一篮子粽子全拎走了。叶氏丈夫回家后得知事由,就上街去追贾四。可是不一会儿,丈夫双手捂胸,脸呈紫色地跑回家来,一头扑进叶氏怀中,一句话没说,就死了。叶氏见丈夫头上有个大包,喉咙里塞了个大粽子,估计是贾四害了丈夫,就立即到县衙告状。马县令派衙役捉了贾四。第二天,衙役又把叶氏拿下,说贾四交待跟她通奸,两人合伙谋害了她的亲夫。叶氏大喊冤枉,马县令就施以酷刑……
  
  金郎中看着叶氏全身伤痕累累,惨不忍睹,断定她肯定是被冤枉的。于是,他对叶氏悄悄耳语一番,拿出绝活,再将银针插进她的脑袋深处……
  
  秋后问斩的那一天,被押出死牢的叶氏刚到刑场,突然倒地气绝。街头围观的人一阵惊叹。马县令嘴角边流露出一丝微笑。他见叶氏的几个习武的兄弟都立在街边,个个怒发冲冠,生怕出了乱子,便令一班衙役撤回,并对叶氏兄弟道:“就免一刀吧,抬回家去安葬。”
  
  叶氏的几个兄弟将她放入棺内,抬往城外的叶家村。半路上,金郎中从一片林子里走出来,见四下无人,叫叶家兄弟放下棺材,然后打开棺盖,在叶氏的头上扎了一针。喝盅茶的工夫,叶氏慢慢睁开眼,像睡了一觉似的醒过来了。
  
  叶家兄弟和叶氏都朝金郎中跪下谢恩。金郎中长叹一声,想着叶氏的冤屈,往后只得人不人鬼不鬼地活在这世上了,心中十分不忍。叶家兄弟将叶氏藏在附近的亲戚家,然后抬着空棺材回家了。为了瞒过众人,将棺材下葬在村边的一座山坡上,垒了个大坟头。
  
  3。谁在坟头边哭泣
  
  不久后的一个月夜里,这坟头边突然出现一个黑影。黑影在坟边跪着,呜呜大哭,说:“叶家妹子,我该死啊,害得你夫妻含冤九泉……”这人哭到黎明,才悄悄离去。第二天夜里,他又来坟前哭泣,几个黑影突然从坟墓边的一片竹林里蹿出来,直朝哭泣的黑影扑去。
  
  天亮时,几个衙役将越狱逃亡的死刑犯贾四押进县衙大堂。马县令冷冷地瞅了贾四一眼,说:“罪该当死,你这回逃不掉了!”随即,将贾四关入死囚牢中,准备过几天就将贾四问斩。